无极小说 > 都市小说 > 医者无眠 > 350 千奇百怪的过敏(下)
    “WIFI过敏,你听说过么。”吴冕问道。

    “……”林道士无语。

    现代社会,到处都是WIFI信号,尤其是在家的时候,没有WIFI根本没法过日子。连自己这老鸹山都要有信号,要不然排队等着上山的人那什么打发无聊时光。

    “为什么?小师叔你是开玩笑吧,你刚刚说的意思是离了WIFI就活不了。”林道士问道。

    “不是,WIFI过敏和所谓的网瘾不一样。”吴冕很肯定的说道。

    “那是什么?”

    “有些人对各类家用电器、手机等通讯设备,甚至于WIFI等所有散发有电磁波信号的设备表现出过敏症状,包括头疼发晕、虚弱疲劳、皮肤过敏、心律不齐等症状。

    世界卫生组织将其定义为电磁辐射过敏症,简称EHS。”吴冕给林道士解释。

    “呃,不能用所有的电器?”林道士愕然,这玩意听起来似乎比水过敏还要难受。不能用各种现代化的电器,那不约等于原始人么?

    前一阵子,山上WIFI信号有些不好,险些闹出大事,导致上香的香客坠崖。

    现代社会,人们……至少国内大多数年轻人已经离不开无所不在的网络覆盖。

    “差不多吧。”

    “那不是和原始人差不多么。”林道士问道。

    “他们很努力的寻找舒适的容身之处,但是在现代社会中,手机、计算机、家用电器、信号基地等电磁波传输设备让电磁波遍及各处。”吴冕轻轻叹了口气,“这个世界,对他们来讲就是地狱。”

    “我在文献上看过一个患者,他试图摆脱所有由WiFi等引起的人造辐射。为此,他不惜花费了1000英镑,把房间打造成一个完全绝缘的法拉第笼子。”

    把自己装到笼子里?林道士开始想象这个画面。画面太美,特别古怪。小师叔对抖M还有研究?厉害了!

    “别瞎想,看你眼珠子乱动就知道你想的事情不正经。”吴冕斥道。

    “嘿嘿。”

    “所谓的法拉利笼子就是用锡箔等绝缘的屏蔽材料,大面积贴满房顶、墙壁和地面。晚上睡觉时,他必须睡在定制的镀银睡袋里,才有隔绝电磁场的安全感,才能安然入睡。”

    “患者的法拉利笼子里的机器检测辐射含量,读数接近于零。直到这时候,他才能得到片刻的喘息。”

    “那也太痛苦了。”林道士说道。

    “2012年,英国一名小提琴家因为这种症状实在太过难受,最终只有通过了结生命来终止这种痛苦。”吴冕说道,“不过我对很多病历进行研究,更偏向于这是一种心理疾病。”

    “呃……”

    “我刚才说的那个患者,小时候并没有出现电磁波过敏的症状。”吴冕说道,“追溯病史,他在16岁那年,他去参加一个著名乐队的演出现场,乐手突然掏出一把特制的手枪,朝天花板鸣了一声响作为现场效果。

    但从那一声轰鸣开始,患者便开始了对电磁波过敏的漫长痛苦生活。”

    “还有几个患者,也都有明确的病史,也就是诱因。有的是家里人吵架,把电视机打碎;有的是市政维修,安装无线信号系统,忽然看见之后就觉得自己体内都是无线信号。”

    “……”林道士一句话都接不上。

    说着,两人回到后山小院。

    楚知希正在看书,安安静静的。听到门被推开,她抬头,见吴冕穿着道袍走进来,嫣然一笑,媚眼如丝。

    “还有对衣服、被子过敏的患者。”吴冕走到竹椅前,先伸手摸了摸楚知希的头,笑呵呵的躺在竹椅里说道。

    “呃……那他们怎么生活?”

    “印度一名叫叙巴尔·巴曼的男子,因对衣服过敏,自5岁起便开始不穿衣服生活,今年已43岁。

    每当他接触到衣服、布料等纺织物时,身体便会产生刺痛的感觉,甚至在夜晚他也无法为自己盖上毯子保暖。”吴冕说道,“这也就是在印度,你换成咱们东北试试,早都冻死了。”

    “咦?你们怎么说起来过敏患者了?”楚知希问道。

    “刚看了一个女患者,对男朋友的唾液过敏。”吴冕说道。

    “好少见。”楚知希说道,“2009年,咱们协和医院发现吃面条后跑步可能致命的病例。我看到的时候都惊呆了,吃面条没事,但剧烈运动就有事。”

    “呃,还有这种情况?”林道士诧异的问道。

    吃面条过敏,意味着患者对面食里的某种物质过敏,这是可以想象的。但吃面条没事,剧烈运动才有事……就像是安了一道保险,这种病例要是明确诊断,那可相当困难。

    “丫头说的病例,又叫食物依赖性运动诱发性过敏反应。就是说,在食入面食后6小时内,若运动就可诱发严重过敏反应症状,甚至休克,但奇怪的是,如在这期间不运动,就没有过敏反应。”

    “我去!”

    “诊断用了2年时间,协和很多专家都参与到这个疑难杂症的诊断、鉴别诊断中。”

    “小师叔,你也参加了?”

    “我那时候还没毕业。”吴冕看了一眼林道士,说道,“老林,丫头不是说了么,2009年的事情。”

    “小师叔,这些稀奇古怪的事情你是怎么记住的。”

    “看过就记住了,而且对很多疾病的鉴别诊断有用。”吴冕说道,“咱们基层医院,有很多被误诊的疑难杂症。像是吃了面条之后,剧烈运动过敏的患者一样。”

    “可这……”

    “嗯,这不是基层医院能解决的问题。”吴冕笑道,“之所以是基层医院,不要求能解决这些事儿,发现不对劲送到上级医院就可以。”

    “唾液过敏的患者多么?”林道士问道。

    “不多,不过比WIFI过敏、衣服过敏甚至有人还有颜色过敏的患者多。”吴冕说道,“JY过敏,这个比较常见,大约万分之8.5左右。”

    林道士咂舌,万分之……这玩意也算常见?

    但见过,记下来,以后万一遇到也能多问一句。估计自己一辈子还是有机会能见到一个两个类似患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