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 > 修真小说 > 第九星门 > 第二百九十四章 银样镴枪头
    牛锦峰当场呆住,有些愕然的看着凌逸,那张眉目如画的精致脸上写满惊讶,皱眉道:“你这人,好歹也是名门之后,怎么如此粗俗不堪?难怪心胸如此狭窄,一点小事念念不忘。”

    凌逸没搭理他。

    看向归元宗宗主卞丹青:“你啥意思?找到靠山,不打算赔礼道歉,也不打算赔偿损失,更不打算把杀人凶手交出来是吧?”

    卞丹青冷冷一笑,身上气场十足,眯着眼看着凌逸,冷冷说道:“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凌宗主不好好在你凌云宗闭关修炼,跑到我归元宗,是有何贵干?”

    “干你。”凌逸说道。

    “你……”卞丹青被气得不轻。

    即便他是有意想要激怒凌逸,让他跟牛锦峰死磕,可这王八蛋说话真像牛公子说的那样,粗俗不堪!

    简直有辱名门风范!

    自从那个传言出来之后,这群人就不再将凌逸当成是个散修看待。

    玄阳古教教主的血脉后人,手持玄阳刀的名门公子,不说是个风流倜傥的谦谦君子,至少也不能如此粗鄙吧?

    “凌逸,我今天要教训教训你!”

    漂亮的牛公子一脸严肃的看着凌逸:“我早就想教训你了!”

    “你有毛病?”凌逸看着牛锦峰:“替人出头就说替人出头,你算老几?你教训谁?”

    跟曾经被凌逸吊打的那群古教贵公子一样,牛锦峰从小也从来没遇到过凌逸这种人。

    谁见到他不恭恭敬敬叫一声牛公子?

    古教中那些大人物见了他,也都和颜悦色。

    所以牛锦峰从小到大,甚至没人在他面前用这种方式说话!

    这真的太过分了!

    牛锦峰深吸一口气,冷冷看着凌逸,然后将怀里的惊鸿剑抽出来,一汪水似的剑刃让很多人当下看直了眼。

    这就是大名鼎鼎的惊鸿剑吗?

    果然看着就不凡!

    牛锦峰剑指凌逸:“听闻你手中有兵器谱排名第一的玄阳刀,出刀,让我见识见识你到底有多大本事!”

    凌逸看着眼前这漂亮得有些不像话的男人,皱眉问道:“你做好死的准备了吗?”

    牛锦峰愣了一下:“你说什么?”

    凌逸有些不耐烦的道:“我问你,是否做好了死的准备!跟我打,你可能会死!”

    牛公子被气坏了,看着凌逸怒斥道:“狂妄!”

    轰!

    一股惊天气势,顺着牛锦峰身上爆发出来。

    周围一些人经受不住这种压力,纷纷面色苍白的向后退去。

    一些境界差一点的,差点双膝一软跪在地上。

    凌逸抬手就是一拳。

    牛逼拳法轰出!

    出什么玄阳刀,你配吗?

    一股可怕能量,如同一条大龙,龙头自凌逸丹田升起,顺着手臂,汹涌而出!

    轰隆!

    一声巨响!

    虚空仿佛都在颤抖!

    唰!

    一道炫目至极的光芒,斩向凌逸拳印。

    牛锦峰这一剑快到不可思议!

    将无数种神通尽数凝结在这道剑气之中。

    里面蕴藏的杀意,足以让一名渡劫修士为之胆寒。

    没有两把刷子,自然不会这样自信。

    嘭!

    拳罡大龙跟牛锦峰剑气相撞。

    一股恐怖的能量爆炸骤然四射!

    形成蘑菇云形状的能量波动,朝着高天和四面八方冲击过去。

    牛锦峰剑气中蕴含的神通,竟被凌逸这一拳全部破掉!

    他面色大变,连斩几剑,同时身上有战甲显露出来。

    另一边,他穿着元神战甲套装的元神,持着一把跟惊鸿剑几乎一模一样的小剑,悄悄遁入地下,朝着凌逸站立的地方以土遁方式冲过去!

    牛锦峰的元神来到凌逸脚下,即将破土而出,持剑刺向凌逸的……嗯,要害的那一刻,凌逸突然抬起一只脚,狠狠向下踏去。

    “哪来的蚂蚁?”

    轰隆!

    这一脚踩在大地之上,成功沟动归元宗这里的地脉。

    一流宗门的地脉力量到底有多强?

    看看绝世宗目前还被困着的那群人就知道了。

    磅礴的力量顷刻间就把牛锦峰的元神给镇压了。

    穿着元神套装也不行!

    牛锦峰本尊发出一声大喝,一口鲜血,顺着他嘴巴喷出来。

    凌逸抬手就是一巴掌。

    啪的一声脆响,抽在这位公子哥精致无比的脸上。

    长这么好看做什么?

    打一巴掌会不会哭?

    牛公子涕泪横流,整个人都快疯了!

    他的元神被困在大地,被凌逸用脚踩着脑袋,这种屈辱,简直不敢想象。

    双方的战斗进行得太快太突然,以至于当归元宗这边的人反应过来时,两个天骄之间的战斗几乎要结束了。

    牛公子完败。

    凌逸并没有杀他。

    无冤无仇的,实在没那个必要。

    关键这位牛公子,实在有点太中二。

    是个活在自己世界里的人。

    被凌逸脚踩元神,又抽了一耳光,当即就懵了。

    就这样的,身上就算有再多顶级法器,修行再高深的法,放到江湖中去,也是废物一个。

    不真正经历生死磨砺,这辈子不会有多大出息。

    卞丹青那边一群人怒喝着,将凌逸包围起来。

    “放开牛公子!”

    “放了牛公子!”

    “不许伤害牛公子!”

    “你要敢伤害牛公子你就死定了!”

    这群人都被吓蒙了,纷纷出言呵斥。

    凌逸笑起来,狠狠朝着地上踩了一脚。

    “啊!”

    一声惨叫,自牛公子元神中传来。

    接着,被抽了一巴掌,涕泪横流的牛锦峰本尊也大声说道:“不许羞辱我元神!”

    草。

    真是个可爱的小傻逼。

    凌逸懒得搭理他,而是望向卞丹青,嘿嘿一笑:“卞丹青卞宗主是吧?怎么?想仗着人多,把老子留在这里?”

    “凌逸,你究竟想怎样?先放了牛公子……”卞丹青头皮都一阵阵发麻。

    牛公子特么太不堪了!

    麻痹你说你这么弱,装鸡毛大佬啊?

    手持惊鸿剑,自遥远碧落古教而来,扬言要让凌逸有来无回……特么有来无回的人是你吧?

    早知道这样,他说什么都不会让牛锦峰跟凌逸对上。

    学丹心宗直接认怂不好吗?

    丢脸就丢脸,总胜过现在这局面。

    卞丹青此刻无比后悔自己之前对牛锦峰的卑躬屈膝,一打仗就现了原形,妥妥的银样镴枪头。

    辣鸡!

    凌逸笑道:“你看,这位牛公子的护道者还在暗戳戳的想要杀我,你们的人,也在忙忙碌碌的暗中布阵……一群渡劫大佬对我虎视眈眈,来,会说话你就多说两句,卞宗主,我不急,咱多聊一会儿,给那些想要算计我的人一点时间。免得回头到处去说我凌逸胜之不武!”

    正在暗中布阵的那些人头皮一阵阵发麻,心说我们这样布阵……真的有意义吗?

    两个牛锦峰的护道者不得不现身出来。

    一男一女,看着都很年轻,而且模样也是平平无奇,属于那种扔进人堆里很快就找不见的类型。

    这才是真正的护道者。

    只要守护的目标没死,他们就不会轻易出手。

    这么多天,就连知道他们存在的卞丹青都不清楚他们在哪。

    如今却被凌逸轻松识破身份,自然不好再隐藏下去。

    那名女性护道者,看着也就二十八九岁,一脸平和的看着凌逸:“还请凌公子手下留情。”

    “不打算偷袭杀我了?”凌逸看着她问。

    那名看着三十出头的男性护道者笑笑:“凌公子言重了,我们职责在身,也是迫不得已。”

    并没有否认刚刚想对凌逸出手的意图,不光明,但也还算磊落。

    凌逸点点头:“行,带上你们的牛公子,从哪来回哪去,以后没那本事,就别到处瞎嚷嚷,免得回头丢人现眼。”

    说着,他一抬脚,放了牛锦峰的元神。

    元神归为合体,牛锦峰呆呆看着凌逸一言不发。

    “还不走?”凌逸瞥了牛锦峰一眼,这边却在用神念操控着大地深处的地脉能量,困牛锦峰元神,不过是一个引子,他真正的目的,却是通过归元宗这里强大的地脉能量进行布阵!

    直到妖女离开之后,凌逸才突然发现,原来妖女最擅长的其实是法阵。

    从她那学来的法阵之法简直神鬼莫测!

    其层次高出这修行界不知多少倍!

    一男一女两名护道者来到牛锦峰身边,低声传音劝慰。

    不用听也能猜到,自然是劝这个小祖宗赶紧回家算了。

    其实在内心深处,两名护道者是认同凌逸那句话的——没那本事就别到处瞎嚷嚷!

    这话没毛病。

    “你修的,究竟是什么法?玄阳古教的法我见过,没这么强!”牛锦峰沉默半天,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

    身边两名护道者都有点懵,恨不能上去捂住他的嘴巴。

    妈的是不是傻?这种话能说吗?

    牛锦峰却两眼直勾勾的看着凌逸,等待着回答。

    凌逸看着那两名护道者:“赶紧带着他滚犊子,别在这烦我!”

    话说得特别不客气,但那两名护道者却从凌逸话语中感受到浓浓的不耐烦以及……强烈的杀机!

    你见过玄阳古教的法?在哪看见的?你为什么会看见?玄阳古教的法为什么会在你碧落古教?

    这些问题,压根就不用凌逸开口问,这两名护道者也都心知肚明。

    哪怕当年就有很多人猜测八大古教跟玄阳古教的崩塌有直接关系,但这种事儿,谁敢轻易乱说?

    想不到牛锦峰这个小二逼,居然就这样给捅出来了!

    尤其是他还不自知,瞪大眼睛,看着凌逸:“回答……”

    话没说完,就被身边忍无可忍的两名护道者给联手镇压,直接封印,带着他仓皇离去。

    这件事,必须尽早跟教主汇报。

    要么直接想办法杀了凌逸,要么……就想办法解释这件事!

    玄阳古教的法,为何会在碧落古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