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 > 玄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二 恶魔帝国
    我和亚伯在一条深入地下的通道中穿行,它像是个无比巨大的蜈蚣的肠子,臭味扑鼻而来。

    亚伯说“有作伴的了。”

    数百个恶魔穿过“肠子”中的薄膜,将我们包围,亚伯冷笑,斜掌一劈,四分之一的恶魔瞬间成了肉泥。

    我顺着光弧,清空了另一边,我们作战的整个过程不超过十秒钟,这已经很慢了。

    这时,一只至少两百米高的巨型怪物现出身形,它浑身色彩艳丽,像是条彩色蜥蜴,口中舌头伸缩,一双眼睛中满是螺旋,令人心惊。

    亚伯朝它打了个响指,它被这导弹般的巨力撞中,却只是稍稍一晃,亚伯说“有点麻烦。”

    我说“这条通道在收缩,我们得快些通过。”

    亚伯说“你先走,我干掉它之后来找你。”

    我动情地说“我亲爱的欧尼酱,我们两人曾肩并肩的经历过无穷艰苦卓绝的战斗,你救过我,我也救过你,即使是大衮那卓绝的暗杀术,也不曾让我失去与你同甘共苦的勇气,现如今,这区区一头蜥蜴,又怎能让你我分离半秒呢?不,请不要说这样舍己为人的话,这会伤害我对你的敬仰与依赖”

    亚伯眯着眼睛看我,他的眼神,他的眼神为何如此怀疑?这简直太扎心了!这简直侮辱了我这伟大而纯洁的战友情谊,这简直玷污了我这颗脆弱柔嫩的心

    蜥蜴吐出毒水,其臭味如同排泄物,我拔腿就跑,反正亚伯死不了,我的安危最重要,等安全了就好,之后可以回来找。

    我嘴角露出微笑,这是个不错的五押。

    在我微笑的过程中,我一脚踏空,跌入了排泄物的海洋。

    我察觉到了,龙蜒的影子嗅到了有价值的线索,我用暗影包裹自己,朝排泄物海洋的最底层潜去,海底有个深谷,深谷中有个洞穴,我进入了那洞穴。

    我放出一条阴影,顺着这条阴影,亚伯能找到我。

    这洞穴是个博物馆的入口,更确切的说,它是地狱与现实紧密融合之后的产物,地狱是被腐蚀的现实,像是一种癌症或寄生虫,它将现实变得扭曲、臃肿、庞大而奇异,它让空间变得更大,也让空间变得如此之小。

    我见到了毁坏的世贸双塔,焚烧殆尽的巴黎圣母院,被破坏的圆明园,倒塌的柏林墙,一座荒废的小木屋,杂草丛生的疯人院,这些建筑穿越了时空,用异样的形态存在于此。

    这里像是被复制的历史绘卷,久已失落的地球风貌。

    我走向其中一座神庙,这神庙如泰坦的圣殿般如此巍峨壮观。

    亚伯来到我身后,问“就是这儿?”

    我神色凝重,说“是。”

    亚伯“这是什么神庙?”

    我说“所罗门王的神庙。”

    亚伯“他是个希伯来的巫师?”

    我说“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恶魔猎手。”

    我们走入这充斥着污秽魔力与可怖气息的神庙,这神庙内部又修建着许多小神庙,其实每一座也并不小,这神庙内部如同一座遍布神庙的山脉。

    每一座神庙中都存在着恶魔,它们是或大或小的地煞。

    在人类的某一段被篡改的历史中,恶魔们几乎统治了世界。

    路西法传授给人类召唤恶魔的魔法,恶魔们利用这些魔法伪装成神明。

    它们一点点降临在这个世界上,作为善良而公正的神祗,它们给自己起了各式各样的名字,混淆了真相,无数邪教如星星之火,散布各处,很快,星火燎原。

    但恶魔大公内部本充满仇怨,彼此针锋相对,它们回来之后,便争夺人类的信仰,并征服其余逃离的恶魔为自己所用,世上爆发了许多战争。

    同时,这些战争又是隐忍的、巧妙的、克制的、不动声色的,他们仍畏惧着上帝,知道创世者与他的天使们仍在高处。即使这些胜利者出于对人世间的轻蔑而忽略了种种迹象,可大公们在找到可行的、与天堂对敌的策略之前,仍不敢轻举妄动。

    伟大的帝国被建立,在东方是汉朝,在西方是罗马,恶魔利用血族、狼人、法师、精灵、活尸,创造传说与神话,并以神话中的古神自居。

    一时之间,世界上并存着大大小小千余个神明,其中有不少是重复的,是同一个恶魔的不同身份,比如巴尔,他最多曾拥有十余个称谓,每一个称谓召集的崇拜者都不知道自己真正崇拜的是谁。

    这些神明授予人类智慧与知识,传授技艺与法术,可实际上,他们利用这信仰增强魔力,渐渐突破现实的界限。

    恶魔大公的意志既是恶魔们的目标,阿拜登打算摧残人类,阿斯莫迪斯打算奴役人类,亚兹拉尔打算收割人类的灵魂,大衮打算利用人类对抗上帝,彼列打算利用人类找到路西法并复仇。即使表面的目的有所不同,可最终的目的是一样的——他们必须将他们的终极武器召唤至世间。

    那个武器名为地狱。

    经过漫长的改造,地狱已完全脱离了上帝的掌控,它不再是上帝制造的监狱,而是属于恶魔们的星球。在地狱,上帝或许无法直接干预和惩罚恶魔们。纵然他可以派遣天使攻打地狱中的恶魔,可未必能占据优势。

    所以,只要恶魔们将地狱召唤至现世中,现世将再一次成为他们与天堂战争的前哨,被奴役的人类将不得不为他们无穷的信仰与力量,这一回,他们的胜算大得多。

    这一目标需要人类的文明进化到某一惊人的程度,需要人口爆炸,需要心灵堕落,需要他们变得软弱,也需要他们变得暴戾。

    概括而言,恶魔们必须建立强大的、强盛的、持久的帝国。

    比如汉朝与罗马。

    罗马崇尚多神教,每一个被他们征服的文明或部落,其神系都会被罗马吸收。

    这些神系都是恶魔。

    在汉帝国,恶魔崇拜是隐藏的,存在于帝国的边疆与隐秘的角落,可也是开枝散叶,深刻影响着帝国。

    恶魔大公们在罗马与汉帝国布局,散播自己的势力,达到了微妙的平衡。他们暂时不再进行战争,而是操纵着各自的代言人——主要是能操纵人心的血族梵卓、托利多、拉森魃、斯密茨、魁京,彼此合作,又明争暗斗。

    在这段恶魔们发展壮大的时期,路西法自然已经洞悉了他们的意图,他知道一旦地狱降临人间,会是怎样的场景。他对人类的慈爱与同情之心,相比于他身为天使之时从未变化,他只想指引人类,发掘他们的潜力,送他们到达他们应该到达的地位,就像阿里马赫尔预言的那样。

    可地狱将会让人类受千万年的摧残,直至无药可救。地狱中这些受折磨的灵魂聚集了太多怨念,一旦他们能肆无忌惮,将导致无法形容的残忍与恶毒。

    他必须阻止这一切,身为恶魔之王,阻止地狱的降临。

    他发现了一个游牧民族,一个未受恶魔蛊惑的游牧民族,他们心灵坚定,潜力毫不逊色于其余人类,关键在于,路西法在他们身上看见了火花。

    伟大的先知天使阿里马赫尔曾经许诺过的火花。

    希伯来人是一群无知之徒,一群未经劝化的原始人,连恶魔大公们都对他们不屑一顾,甚至全然未注意他们。但令路西法惊讶的是,在他们原始的宗教传说中,有创世者、有天使、有堕落者,有大洪水,这如何可能?他们被孤立与忽视了很久,为什么会知道这些?

    路西法很快想通——他们是古老的民族,是赛特一支的血脉,他们在历史的洪流中庸庸碌碌、懵懵懂懂,一直存活到了今天。

    于是,他引导这个游牧民族,信仰上帝。

    他是撒旦,上帝之敌,恶魔的统治者与释放者,但为了拯救人类,并确保自己逗留在暗中不被发现,他必须借助更强大、更合理的信仰。

    他曾经带领人类逃离天堂,逃离伊甸园,逃离第一大陆,可现如今,他向希伯来人灌输上帝。

    希伯来族人逐渐壮大,他们坚持单神信仰,排斥多神,与恶魔们的意志相悖,恶魔大公们试图消灭他们,从巴比伦、古埃及时代就一直试图摧毁这小小的部族。

    但每到危机时刻,他们中的先知与伟人会收到梦境,听到呓语,见到幻觉,千钧一发地摆脱危机,找到正确的方向,继续他们的苦难与流浪。

    即使在最艰难的时刻,他们的信仰也从未中断。

    恶魔大公们继续腐化、毁灭这支部族,可没能成功。他们总能逃过一劫,这让彼列嗅到了奇怪的气味。

    他意识到有神秘的力量在帮助他们,这力量并非来自于上帝,而是另一种力量,这力量的主人完全洞悉了堕落者们的那一套,在关键时刻出手,进行反制。

    然而,彼列忙于与其余恶魔大公勾心斗角,未对这一现象进行深思。

    而且,他们也终于在希伯来人之中,找到了一个前途无量的领导者,一个很愿意合作的顺从者。

    大卫王钟爱的孩子,欺骗者所罗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