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 > 其他小说 > 渣攻跪求复合可我只想发财 > 第58章 第五十八章
    虽然乱说话大嘴巴林晴玉被林鹤元不容置疑拉回了她自己房间并布置了五张卷子作业之后就老实了很多, 但这小姑娘说话林鹤元并没有否认。

    “我本来很早就喜欢你了,”林鹤元道。

    渴求已久之后得偿所愿感觉也是头一次感受到,现在还时常有种不真实感觉。

    林鹤元时常想戳一戳姜宵脸颊, 然后看他表情,在他眼里,姜宵好像一个软乎乎超可爱只会出现在他梦境里某种幻想,他碰一下就会有飘出来。

    姜宵又很乖, 本来做朋友时候, 林鹤元做什么他一般都不拒绝,现在成了小男朋友之后, 就更不拒绝了。

    真是个宝贝。

    站在姜宵角度上,谈恋爱林鹤元真很不一样。

    少年人恋爱大约就是这样,青涩、直白, 给人带来最纯粹心动。

    姜宵因为重生,只是保佑记忆, 思想和性格会受身体和周边环境影响,被林鹤元处处护着宠着一年多, 现在他心里那份少年心性比刚重生时要浓烈许多。

    在这段关系里,明显林鹤元是更主动一方。

    姜宵偏文科,林鹤元偏理科,两个人现在一起上自习时候也以重合科目为主,理科和文科数学难度不一样,所以自习时候,还是以语文和英语为主。

    今天两个人凑在一起背单词,明明是听写, 然后听写完了就订正, 结果订正着订正着, 姜宵就坐在林鹤元那张椅子上去了。

    他被林鹤元半抱着,缩在他怀里,因为椅子是个很大沙发椅,坐两个人也不觉得挤。

    做语文作业时候也是这样,练着练着字,他和林鹤元就这样了,林鹤元还手把手调着他握笔方式。

    明明是上自习,突然就弥漫着粉红色泡泡氛围了。

    姜宵发现这样不太好,他多少有点害羞,又有点不习惯,想起身又被林鹤元环着腰按回去。

    “好好听写,”林鹤元脸上倒还是正经,但是握着他腰手没有丝毫放松,“你看,你一分心,这里就错了一个单词了。”

    那我能不分心吗?!

    “我不听写了,”姜宵把笔放下,脸颊肉也鼓起来,“你故意。”

    “我没有。”

    林鹤元揉揉他,然后道“我当然希望年年认真读书啊,确实错了一个单词了。”

    这是单词事儿吗?

    不过后来证明,还确实是单词事情,姜宵和他闹起来,最后还是被他按回去了。

    “来,我们把这个重新写一遍。”

    姜宵深刻记住了那个单词,再也不会忘了。

    该死destation。

    林鹤元以前真不这样,他以前可正经了,没有这样坏心眼,从来不会这样闹自己。

    算了,毕竟是自己喜欢上小男朋友,不能和他生气,而且姜宵也没真生气。

    他时常有些无所适从,虽然他先前有过一段,但是真正两情相悦且姜宵还是相对比较被动那一方,这还是他头一次体会。

    原来是可以这样开心。

    林鹤元看着自己,他眼睛里专注到只有自己。

    虽然上自习时候总有分心时候,但是有林鹤元更加细心辅导,姜宵功课从来也没有落下过,他字在这过程中也渐渐变好了,规整了很多很多,行楷字都有几分标准了。

    英语单词从高一内容已经快背到高二了,范文段落也没少背。且姜宵也有自己优势,他语文阅读理解做很好,英语完形填空准备率也很高,许多时候也能教教林鹤元,礼尚往来。

    姜宵文科综合成绩稳定年级第一。

    有了林鹤元之后真很好。

    除了甜时候,更重要是一起努力一起进步时刻,且这些时刻是相互见证,辛苦时候也不觉得孤独。

    到年底时候天气冷一点,姜宵又把去年林鹤元送围巾翻出来了,暖呼呼。

    林鹤元时不时还会给他做热可可吃,每天早上也会记得给他带一袋甜牛奶,晚上上完晚自习时候天气冷,林鹤元会牵着他手,他手是暖。

    元旦时候学校放了两天假,姜宵搭着叶兵车去柳江,又带了一批3回去。时间已经进入2004年,现在柳江世面上3价格总体来说变得更加便宜了,种类也更加丰富。

    一些低端卖价在一百多块钱左右已经出来了,质量上也改良了,没有那么容易坏了。而高端、有创新性闪存式彩屏3也即将在今年推出。

    除了3,电子产品中手机其实是更受已经工作成年人欢迎。

    厚林县当然有手机卖,在姜宵重生之前,各大柜台手机就已经不少见了。

    姜宵之所以现在还能以自己渠道卖出去,在这方面优势是价格,以及更新款式。

    在03年底04年初,除了小巧可爱可以当砖头使用诺基亚大放异彩,其他品牌许多设计也在这个时候渐渐推了出来。

    比如说,很漂亮且精巧旋盖设计,取代了之前笨重也是有些丑翻盖,这种手机很受女生欢迎,也有品牌把摄像头按在了手机上,即使只有30万像素,拍出来总是模糊,但是能够随手拍照,已经是相当方便且很出风头行为了。

    这些款式,是还没有在厚林市面上出现。

    而在柳江,许多国外手机厂商生产厂就在这里,价格上自然很有优势。

    林智远在一点一点把自己影碟店做改造,影碟磁带租售业务被他渐渐缩小,现在只占了一楼一半,一楼其他地方卖手机、3等小型电子产品,二楼卖是彩电等时兴大型家电,批发零售一体。

    姜宵和他做生意做了一年多了,他想让张扬那边签代理协议也和远哥谈过,林智远觉得很好。

    “几个国内厂子现在都是刚起步,正愁着找不到人呢,也不急,等你们那边摊子做大了,他们会主动让利也会签下来,”林智远道,“当然,也别拖太久。”

    他给姜宵推了几款性价比高产品,犹豫一下,又问道“你怎么把这事让给张扬啊?孩子你可别犯傻,别说年龄啊,等你长到十八,这事完全来得及,我带你去签,那边人不敢嫌你年纪小。”

    张扬要是直接签了代理,他完全不需要姜宵这个中间商了,也就意味着那个时候姜宵基本上是完全退出了这个生意,没钱挣了。

    “我真没让,这事给扬哥更好,”姜宵对他笑了笑,“我有其他打算,不会亏待自己。”

    这是一个高速发展时代,许多事情才初见端倪。

    姜宵不过几个月不来,每次来柳江,都觉得看到情景有许多新变化。

    远处大厦又建高了一些,街边新安上来好多霓虹灯,大招牌一闪一闪,照夜如白昼,街上姑娘烫了时尚卷发,穿着摩登外套,完全不在意别人看她眼光。

    姜宵很庆幸自己能重生在这段时间,他将乘着时代东风抓着机遇,有一段既有规划又有惊喜人生。

    他在街头站了一会儿,果然又想到林鹤元了。

    林鹤元就是他规划之外惊喜了。

    文具精品那边生意姜宵还在做,他弄完货物之后,给自己留了时间坐车去市中心。

    他问了林智远,去了好几家书店,找物理竞赛类书籍,一本一本放在书包里背回去给林鹤元。林家虽然有电脑,但是现在网络上信息不多且杂乱,不像后世遍地网课可以看,现在竞赛还是看书、做题再找到合适培训老师。

    其他姜宵也没办法,他只能多买点书了。

    姜宵现在手上还是有钱,来趟柳江不容易,他依旧记得给身边人带礼物。

    不过带给林鹤元那一份,心情还是很不一样。

    这次从柳江回厚林之后,离寒假也不远了,1月22号就是春节。虽然高中寒假也补课,但是春节比较重要,只补一个星期,寒假能放十来天左右。

    除了要准备期末考试,班主任让大家考虑分文理科事情了。

    姜宵和林鹤元肯定是要分班了。

    不能当同桌坐在一起念书,肯定是有些遗憾,但是好歹还是在同一个学校,不算离太远。

    蔺成聿就他本身自己而言,学文学理差别不是很大,高中阶段知识无论哪科都不难,强度也比家里安排要低很多,但是文科班有姜宵,他想也不想就填了个文科。

    姜宵和林鹤元在一起,蔺成聿在这段时间变沉默,他记得姜宵叮嘱,一个字也没有说出去,没敢让别人发现。

    但整个学校只有他知道这件事情,旁人看着正常无比相处,他看着就像是一根刺扎在他心里。

    刚知道时候,心里什么感受都有,痛苦、愤怒、不敢置信交杂在一起,但是他又无可奈何。

    因为姜宵和林鹤元在一起之后,他看起来真很开心,开心到蔺成聿不敢去破坏。

    林鹤元把他照顾很好,也是真喜欢他,在自己所能做到范围内一直在给姜宵最好。

    他和姜宵在一起时候,没做到这一点。,,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