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 > 其他小说 > 男配的自我修养(快穿) > 116、拿你当妈
    时砚可没想简单放过宁有, 用幽幽的目光盯着宁有后背,给宁有施加心理压力的同时,不忘问宁有“不是说有解释吗?嗯?”

    宁有听见他爸毫无情绪起伏的一个“嗯?”字, 双腿不由开始发抖。

    上一次他爸这种表情,这种状态,还是他上大二那年。他爸去学校门口接他回家,遇上了一个调戏他爸的老男人。

    他爸就用是这样的语气,当着所有的面, 面无表情的折断了那个老男人的胳膊, 还一脸云淡风轻的教育宁有“人体骨骼和肌肉分布是有规律的, 只要掌握了正确的方法,就能像我这样,轻而易举的制服这些智障。”

    宁有听着金属棍子一声声敲打在他爸手心的声音, 手下动作不停,颤颤巍巍道“解释, 对,解释就是,最近两月,我们公司新来了个行政处妹子, 整天不好好待在行政处搞好自己的分内工作, 就会围着我打转。

    她的出现已经严重影响了我的工作效率, 害的我白天的工作完不成,晚上熬夜加班, 我熬了整整两个月啊!没有一天是睡到自然醒的。

    对,就是这样,呜,爸你别用这种眼神看我。

    我加班压力实在太大了, 一回家就得意忘形,过度放松了!我已经知道错了,正在努力弥补,您千万忍住,别动手!”

    时砚声音冷冰冰的,居高临下质问道“她围着你打转,没做好自己分内的事,你身为老板,不但不阻止,还放任自流,变相鼓励对方的行为,你说说,你是怎么想的?嗯?”

    宁有瑟瑟发抖,憋了好半天,才红着脸小声道“我突然发现,当舔狗确实不太快乐,但被别人舔,感觉实在太爽了。”

    在时砚的死亡凝视下,宁有声音越来越小“呜,我从小到大就没有过这种感受,一时新奇,没忍住,就想多被舔几天而已……”

    时砚嘴角抽搐。

    声音冷淡“那你也没感受过腿被打折的新奇经历,要爸爸帮你感受一下吗?”

    时砚将手里的金属棍子不轻不重的敲在楼梯地板上,发出了沉闷的声音。

    吓得宁有一哆嗦。

    手里刚擦了牛奶污渍的抹布没拿稳,“吧唧”一声,掉在探头

    出来查看情况的小有脑袋上。

    宁有随手抓紧地上的卫生纸开始往自己手腕上缠,声音带着哭腔道“爸!您千万别动手!我就是,就是觉得那妹子长得好,性格好,行为处事爽利又活泼,还会照顾人,能将我的生活照顾的妥妥帖帖的,就,就……”

    就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耳朵尖倒是先红了个透彻。

    时砚“就什么?”

    宁有哼哧哼哧的蹲在地上收拾被扯出来的卫生纸,双眼乱飘,根本不敢看时砚的眼神“就,就像我妈!”

    时砚“……”

    时砚“?”

    时砚不确定的问“像谁?”

    宁有破罐子破摔,大声道“像我妈!我打小想象中的妈,就是那样儿的,温柔又爽朗,能将我们父子的生活照顾的妥妥帖帖!”

    时砚继续确定“那女孩子多大了?叫什么?什么时候进的公司?”

    反正都说开了,宁有反倒不扭捏了,大方道“十九岁,叫曲晓陶,大约两个月前进的公司。”

    时砚“……”

    是女主没错。

    但宁有的脑回路好像跟我想的不一样?

    时砚心里这么对自己说。

    于是他将手里的金属棍子重新拿回手里把玩,指着垃圾桶对宁有道“等会儿将垃圾桶也刷一遍。”

    随即又问“你喜欢她吗?想和对方结婚吗?”

    宁有惊恐的摇头“爸,我为什么要跟一个像我妈的人结婚?你这思想太可怕了!虽然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但这种事情,在我心里,就跟乱、伦没有区别!

    爸,你可千万不能有这么危险的想法!”

    时砚循循善诱“那你能为了这样的人放弃你现在所拥有的金钱吗?”

    宁有趴在地上边擦打翻的牛奶污渍,边认真思考。

    好半天才回答时砚“那得看她有多像我妈,为我都做了什么,我给她金钱能有回报吗?要是三缺一,恐怕是不行的!

    毕竟我的钱还要留着给咱们父子两养老的。”

    时砚想想剧情里,女主无微不至的照顾宁有,在公司员工眼里,宁有像是粘着宁教授似的粘着女主,且女主要钱投资自己的服装厂,若真投下去,这笔钱回报率如何不好说,但一定是有回报的。

    得了,三条

    凑全。

    时砚确定,剧情里所有人都以为宁有对女主是爱情,就连女主都这般认为。

    结果当事人却只把女主当妈。

    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时砚看宁有的眼神就更加危险了。

    宁有撅着屁股小心翼翼的拿着拖把拖地,突然就有了想倾诉的。

    人在客厅里推着拖把来回走动,嘴上喋喋不休道“爸,有件事我没跟你说,其实我和段超旭那人吧,以前之所以能那么快就玩儿到一起,完全是因为,我们两私下里有些爱好十分相似。

    段超旭端着,不肯让人知道他的喜好,但我通过很多小细节发现,我们两都喜欢穿宽松的休闲服,都喜欢吃甜不喜欢吃辣,都喜欢狗不喜欢猫。都喜欢雪天不喜欢雨天。

    都喜欢红色不喜欢黑色,都喜欢粘人,都会偷偷一个人悄摸摸的买奶茶喝,被人发现了就假装是买给女朋友的。

    休息的时候都喜欢宅在家里打游戏,不喜欢和人去外面疯玩儿。

    所以,我合理怀疑,段超旭也和我一样,喜欢行事爽朗,性格活泼的妈,而不是他们家那个说话做事一股白莲花儿味儿的妈。”

    时砚不知何时已经坐到了一楼客厅沙发上,手里的金属棍子也放在了茶几上。

    姿态放松,就是脸色还是不太好看,声音冷淡道“所以呢?”

    宁有弯腰拖了半天地,有些累。直起身活动活动,理所当然道“所以,他肯定也在曲晓陶身上感受到了来自母亲的温暖。

    我这般怀疑,并且有证据!”

    宁有说的信誓旦旦。

    时砚挑眉,懒洋洋的将脚搭在茶几上“说说?”

    宁有拍着胸口,一脸得意道“经过我长达两周的观察,每次我喊曲晓陶去我办公室后,段超旭总是能不经意间路过我办公室十几次,嘿嘿,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啊?”

    时砚闭上眼,不想看见宁有洋洋得意的脸,放松的靠在沙发上,金属棍子不知何时又到了他手里,指着墙角的脏污道“包括墙角墙壁溅起的污点,在吃晚饭前,全部擦干净。”

    宁有嘤了一声,恨恨的瞪一眼另一个当事狗,咬着小手绢儿哼哧哼哧擦地去了。

    时砚心说“这事儿可太有意思了!”

    于是一

    心工作的时砚,终于愿意每天抽出一点儿时间,关心关心宁有公司的发展了。

    这一关注可就不得了,按照宁有私下给时砚吐槽的说法,就是“曲晓陶肯定看上段超旭了,两人在一起时,那眼神儿别提有多腻歪了,反正我这辈子都不会用那种眼神儿看爸爸你的,他们两关系肯定不一般。”

    时砚逗他“你不吃醋?按照你的说法,这就是你妈要给你找后爸了呀,且这后爸人选还是和你斗的乌眼鸡似的人呢。”

    宁有不屑的撇嘴“爸你可别逗了,段超旭长得不赖,别说上大学那会儿,学校里多的是白富美往他身边凑,就是现在,也有的是脾气好,性格好的富婆想和他谈感情。

    那么多优秀的女人,段超旭都能一口拒绝。

    现在他凭什么看上除了热情开朗会照顾人,连自己本职工作都搞不清楚,本末倒置的曲晓陶?

    爸我跟你说,我的推测绝对没问题,段超旭就是享受曲晓陶无微不至的照顾而已,他看曲晓陶的眼神,跟看同学长辈一模一样!”

    时砚就笑了。

    他相信宁有在这方面不会乱说,拍拍宁有后脑勺,给宁有爆了一个大料“回去好好上班吧,你妈还好好活着呢,暂时不用想着给你找个替代品。”

    宁有惊得下巴都掉了“爸,你不是说,我是你在家门口捡到的吗?我都查过当年的报纸,还有派出所报案信息了,你确实没找到我的家人!

    我妈怎么突然出现的?是不是扔了我后,老天开眼,让她再也生不了孩子,现在人老珠黄,到了需要孩子养老的时候,就想起我了?”

    说着就要撸袖子干架似的“我是不会离开你的,别的女人休想将我我你身边抢走!我辛辛苦苦加班挣的钱,是不会给除了你之外的任何人花的,女人也不行!”

    时砚怜悯的看着宁有,揉揉他脑袋“放心吧,你妈那里,就算落魄了,还有你亲爸后爸可以依靠呢,不说给她光明正大的身份,最起码人家不缺你这几个钱。”

    只要焦佳玉那女人放下莫名其妙的自尊,不论回头去找和她有一夜情,现在经常出现在八卦杂志上的宁有亲爸,段尘休。

    还是去求甜蜜初恋,段超旭的亲

    生父亲段尘荣。

    名分不可能有,但钱财是不缺的。

    时砚好奇“你不是一直说那个谁像你妈吗?怎么听到你妈的消息,一点儿都不积极呢?”

    宁有憋着嘴,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捂着脸道“你就不允许我口嗨一下啊?我只是从她那里感受一下想象中完美母亲的感觉,又没真想给自己找个妈,管东管西。

    到了我这个年纪,正常人都不会渴望不切实际的母爱,大家都是成年人了,生活中有意义的事情太多,何必给自己找不痛快。”

    时砚冷哼“我还不了解你这臭小子?你就是单纯的想逃避而已,说的冠冕堂皇,也不觉得羞臊。”

    宁有索性将脑袋耷在时砚肩上撒娇“爸!”

    时砚“滚。”,,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