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 > 玄幻小说 >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 第九百零五章 信赖
    明云等马车离开,带着流枫快速的上马车,有些心不在焉的,流枫也没问,他还接触不到。

    周家,明云回来还没吃饭,先将礼物给爷爷奶奶,然后回大房换衣服。

    周书仁拿着手里的簪子,“大孙子送的礼物不便宜。”

    竹兰瞧着周书仁乐呵呵的,“瞧把你高兴的。”

    “我当然高兴,我大孙子送我的礼物。”

    竹兰也高兴,她收的最多的礼物是孙女送的,孙子们只有生日的时候会送礼物,“我这发簪也不便宜,主要是这份孝心。”

    周书仁道:“明日我就带这个发簪。”

    “好。”

    大房,李氏和周大人见儿子真换了玉佩回来,两口子嘴咧的大大的,明腾看着爹娘高兴的模样,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荷包。

    明腾心里计算着,别看他的月银不算少,可花销也不少,这兄弟姐妹多了,长辈也多,每年都要过生辰,礼物就是最大的开销,一年能攒下的银钱不多,他比不了大哥,还是能省出些银钱给爹娘买礼物。

    明云的礼物,李氏和周老大嘚瑟了一把,然后周老二和赵氏就羡慕了,昌廉和昌智没多少感觉,谁让他们的孩子还小不懂这些。

    晚上准备休息,周书仁说了朝堂上的事和皇上的状态。

    竹兰挑眉,“你不是一直表现想致仕,都是别人推着你走,这人设都立下了,哪怕萧大人放更多的权力给你,皇上对你也不会那么忌惮。”

    虽然周书仁的确想躲懒,可这人一直都是走一步看十步,早就预防着了。

    周书仁笑着,“没办法啊,越到皇权交替的时候,皇上的精神越紧绷,这个时候,我本来就受皇上重视,我再表现出对权力的看重,那是找死呢,不完美的人才让人信赖。”

    竹兰点头,周书仁的能力很好,他要是想做得好一定能做得好,只是不能,“现在就挺好。”

    周书仁握着媳妇的手,“你放心,我心里一直有尺度。”

    这么多年研究皇上不是白研究的,他也一直在调整尺度。

    竹兰靠着丈夫的肩膀,周家在皇上的眼里,一直都是透明的,这么多年的透明,她和周书仁一直都在麻木皇上的神经,在皇上的心里,周家还是可信任的。

    时间过得很快,京城皇子们封王又再一次被提及,理由,几位皇子已经成年多年,又有不错的功绩,尤其是四皇子,请封的折子每日都不少。

    周书仁做了一把推手,还不会让人发觉的推手,顺便坑了一把刘大人,这位刘大人可不是大理寺的刘大人,而是明云的同窗刘家。

    而周家,竹兰正张罗着谨言成亲的事,慎行没出京的时候就买了宅子,已经重新装饰过,宋婆子还特意去仔细检查过。

    谨言先成亲,慎行的亲事等慎行回来,周府还有喜事,谨言认了宋婆子为干娘,日后会接宋婆子出去养老。

    竹兰第一次见到宋婆子哭,第二日眼睛都没消肿。

    这有了长辈,成亲的时候,宋婆子接了过去,每日都很忙。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几位皇子封王还没结果,谨言已经成亲。

    成亲第二日就来周家拜见,竹兰见过谨言的娘子,这一次是正式的,将准备的礼物给了新娘子。

    新娘子又拜见了宋婆子,宋婆子积攒了这么多年,手里的东西不少,也是大方的。

    谨言成亲后就不住在府内,两个小子选的宅子离西城也近,离雪梅的宅子也不远。

    竹兰开始惦记雪梅什么时候到京城了。

    路上,雪梅拉开车帘子,“雪下的有些大了,我记得前面不远就是县城,今日不急着赶路了。”

    车窗外的慎行回着,“是。”

    雪梅放下车帘子,他们走得快,已经快走了一半的路程,“我还担心磊儿会不适应,没想到,反而是他最精神。”

    姜升注视着已经睡着的小儿子,“这小子一直很淘气。”

    雪梅点了点小儿子的鼻尖,“今晚好好休息下,用不了多久就进京了。”

    姜升嗯了一声,“我想了下,到了京城,我们用手里的银子先买个小院,剩下的银子再买地。”

    雪梅眨了眨眼睛,“我觉得娘已经买了宅子,你不提,我原本想拿嫁妆银子还给娘的,日后等家里的银子攒的多了,再买宅子,然后这座用我嫁妆银子买的宅子,我正好给缪儿当嫁妆的。”

    姜升终于明白,“我说你怎么一直不提买宅子的事,一直说到了京城多买地。”

    雪梅拍了拍要醒的小儿子,小声的道:“多买地才能多攒银子,用我们攒的家底买宅子,日后才是姜家的根基。”

    姜升心里堵得慌,娘子为他想了这么多,他想去保证,却觉得说的再好听都是空话,只能握紧了娘子的手。

    京城,户部,张扬好几日心不在焉的,他心里急,已经有些日子没暗地里找张景宏的麻烦。张扬拿着算盘,说到底还是没银子,如果银子够多,他也能拉拢更多的官员,而不是现在只能拉拢一些小官,小官有什么用,为他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他想封王,可满朝都是为二哥几个说话的,竟然没有为他出声的。

    张扬心里数着能上朝的,还有谁没出过声,户部的都没出声,尚书大人,两位侍郎,张扬泄气了,邱大人见了他能躲则躲,他拦了几次,邱大人就敢请病假。

    至于周大人,不只是他,二哥几个也接触过,周大人闭紧了嘴巴,最后几个哥哥默认谁都不找周大人。

    正想着,见张景宏进来,“有事?”

    张景宏真不愿意见张扬,“这是周大人让下官给殿下的。”

    张扬拿过来脸红了,上面有批注,算错了,一抬头,张景宏竟然出去了。

    次日,周书仁上朝后留在了宫内,站在政殿内,抬头扫了一眼,今日留下的官员是真多。

    对,今日尚书大人也上朝了。

    皇上用手指了指桌子上的折子,“这每日都有送上来的折子,已经堆了一桌子。”

    周书仁低着头,皇上语气很平和,不代表心里平和。